PJ Tucker:被偷走的那五年,才知重回NBA有多難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5

  主帥Mike D’Antoni曾這樣評價PJ Tucker:「實話對你說,我認為沒有人可以代替Tucker。也許會有那樣一些人,或許是那麼幾個頂尖的超級球星。但我依然保持我的看法,因為Tucker是我們球隊的完美拼圖。如果球隊沒有他,或許我早早就回家釣魚了。」

  

  在上賽季晉級西決的那個夜晚,好友Chris Paul也同樣談到了Tucker:「大概10歲或11歲的時候,我們就在AAU競賽中同場競技了。我們原本打算去同一所學校,我們兩家人彼此之間也極為熟悉,能和從小到大的兄弟一起進軍西決的感覺非常特別。」

  在旁的Harden補了一句:「嘿兄弟,這樣的愛情故事真的迷人。」

  我想只有Tucker自己知道,對一個新秀賽季場均1.8分1.4個籃板,又在接下來的五年海外淘金的人來說,得到名帥、頂級球星這樣的讚譽不是圓夢的幸福,而是咬著牙、發著狠、體會過生活不易後的殘酷。

  關於Tucker的故事,正式開始。

  對這個北卡羅來納州的羅利土著來說,Tucker從小就夢想著成為Larry Johnson,那個首個拿下億元合約,夏洛特黃蜂飛天遁地的得分手。「我穿他穿的衣服,穿他的鞋子。你看我小時候的照片,我真的認為我是Larry Johnson。那很有意思。就像,就像我做到了他做的事。」

  

  如果你對那個18歲體重就來到100公斤的Tucker說:「嘿。兄弟,你以後會是一個極為出色的防守者和3D球員。」他準會一腳把你蹬飛,因為Larry Johnson,不是這個類型的球員。

  就這樣,18歲的Tucker加盟了德州大學。

  大學時期的Tucker,並未將身體上的優勢發揮在防守端,6尺5的身高220磅的體重,沒人能抵擋住這個「巨型坦克」在進攻端的野蠻衝撞,他的光芒甚至蓋過了「全美第一高中生」學弟LaMarcus Aldridge。

  在Aldridge數據暴漲的大二時期,Tucker依舊是隊內的得分王、籃板王、助攻王。並在同年入選全美替補陣容,當選大十二區年度最佳球員。

  

  2006年,Tucker宣布參加選秀。在那個得內線者得冠軍的時代,與3D球員相比,球隊管理層更喜歡尺寸更足的球員。同年選秀中,首輪前五順位的球員均為3、4號位搖擺人,身高最矮的是喬丹欽點的探花秀203的Adam Morris。

  次輪第五順位,Tucker被暴龍摘走。談到那段時光,Tucker曾說:「暴龍隊選我,只是因為他們認為我是符合那個順位能力的球員,而不是他們想要去傾盡資源培養我。與Andrea Bargnani(06狀元)相比,我毫不重要。」

  第一個賽季,Tucker代表暴龍共出戰83分鐘,共得到30分23個籃板。枯坐板凳席並長期輾轉於發展聯盟的Tucker,選擇了離開,踏上了他的海外之路。

  輾轉海外,被偷走的那五年

  作為一名為生活而奔波的「外援」,Tucker心裡很清楚:在這裡根本沒有保障二字,如果你不行,就會被立馬換掉。

  第一站,Tucker來到了以色列哈渤海藍隊。之前長達14年的日子裡,這個只有十支球隊組成的聯盟,冠軍一直被特拉維斯馬卡比隊牢牢握在手裡,Tucker到來之後,一切變得不同。在例行賽3次循環的賽制下,Tucker在26場比賽中場均砍下14.6分和7.2個籃板球,帶領球隊20勝7負首次拿下例行賽第一。單循環的淘汰賽中,他們繼續高奏凱歌,只需要在決賽中戰勝馬卡比,他們就會捧得隊史第一座冠軍獎盃。

  決賽中,Tucker砍下了全隊最高的18分8籃板,延續著在大學的坦克式打法,Tucker搏得了12次戰勝罰球線的機會,73:72,一分險勝,作為球隊核心,Tucker也當之無愧成為聯賽的雙料MVP。

  如果接下來的日子,都能如第一年一樣順利,Tucker也不會在海外「流浪」五年之久。作為一位丈夫和父親,Tucker無時無刻都在想念留在美國的妻兒,而作為家裡唯一的經濟來源,Tucker又無法回去去接受一份沒有保障的訓練營合約。

  在烏克蘭,Tucker率領升班馬的頓涅斯克拿下例行賽第二,並以場均19.4分成為了例行賽的得分王。一個賽季之後,球隊遭遇破產,Tucker不得不返回以色列打短工來為得到下一份保障性合約而努力。

  

  在海外的第四個賽季,Tucker得到了希臘豪門阿里斯隊的兩年合約。率領球隊在歐聯杯第一階段取得六戰全勝戰績,成為了Tucker在阿里斯隊唯一拿得出手的成績,在整個二月份,球隊接連在聯賽中輸球,在歐聯杯第二階段的比賽中敗北。

  招募Tucker的總教練遭到解僱,Tucker也因自責,選擇終止合約。

  歐洲兜兜轉轉四年,這時的Tucker,已經完全開發出他在進攻端的所有天賦。他開始更多的嘗試三分出手,命中率也從第一個賽季的28.2%提升至34.6%,罰球命中率也從60.5%提升至84.1%。希臘的失敗也讓Tucker愈發的重視團隊籃球的重要性,他開始去融入進團隊,用強硬的防守來震懾對手。

  在德國,他成功了。

  Tucker率領著布勞斯俱樂部在當賽季拿下了聯賽和杯賽的兩項冠軍,在出場的44場比賽中,Tucker場均拿下16.2分7.1個籃板投籃命中率為61.7%,三分命中率已經來到了驚人的47.5%,並榮膺總冠軍賽最有價值球員。

  也許你不會想到的是,在PJ Tucker的新秀賽季中,他的三分出手數是0。

  德國的成功,讓Tucker在賽季結束後就收到了俄羅斯聖彼得堡超過200萬美元的合約。還是那個夏天,在27歲職業球員的黃金年齡,不死心的Tucker又一次站到了NBA夏季聯賽的比賽場上。

  

  這一次,他征服了太陽總經理Lance Blanks。Tucker帶著在海外摸爬滾打五年的戾氣與強硬,帶著在歐洲學到的團隊與犧牲,為自己贏得了一份兩年154萬美元的保障性合約。這一次他堅信,自己不會在球隊第十五人的位置上呆太久了。

  NBA,在五年之後,PJ Tucker又回來了。

  談到那段經歷,Tucker說:如今,我試圖幫助那些面臨被裁邊緣的球員,我告訴他如果有朝一日你去歐洲打球了會記住我說的,當時有老隊員想要幫助你,你可能不聽他們的,當你從歐洲回來後就會發現,當初你應該在球隊有不一樣的做法。我想儘可能的告訴他們經驗,因為我就是過來人。」

  「我的堅持不懈,在用事實告訴年輕人,他們同樣可以。」

  寫到這裡,也突然想明白了一個問題:對Tucker來說,那五年,真的是被偷走了嗎?重返NBA很難,但是,事在人為。

  文章來源:虎撲社區 / 原始連結:https://bbs.hupu.com/28700702.html